杀手的眼泪-第一章:一号种子

大高个胖子讲的那么逼真,听者无不相信,一个尖嘴猴腮的小个子问道:“朱哥,你咋知道那么清楚,你又不是在一旁当裁判!”朱哥眼珠子一瞪:“娘的,你小六子是猪生的啊?我要是在一旁当裁判,早就去地府报道去了。那个蒙面人很有可能就是“阎罗堂”的人”他没有回答刚才那个尖嘴猴腮叫小六子的人问的问题。假如你是众人眼中钦佩的大哥,又假如你正好在‘定海桥’一旁不远处一座山头上行‘方便’之事,又恰好看到这一幕,也惊的没完事就提起裤子观看。当然,也就不好意思讲出来。还好,众人都被他最后一句话说出了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