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话西游系列之三界大战-第四章:棋逢对手

发布于 2016-09-16  399 次阅读


      第四章:棋逢对手


  

  “慢,无天,你先退下,让师傅会会这个吴皇先生,看他本事如何?”

  “有天,我说你苯,果然不错,连我情龙先生的字号也搞不清楚,告诉你,我姓吴,名皇,又名:吴永涛,字:情龙,号:情龙先生。”

  “不管你是永涛先生,还是情龙先生,先接我一掌”

  “掌”字落下,已踏云来到情龙面前,用的也是“神龙迷幻步”,人到招到,右手一甩,直击情龙当胸,情龙双手一抖,一招”大鹏展翅“和有天对了一掌,立听一声巨响,如虎哮,如龙吭,震的日月隐身,群云四散。

  两人互视对方一会,又各大喝一声,互相而打,有天出掌,情龙出腿相迎,有天用的是外星上的希奇古怪招式,情龙用的是地球名家名派的武功,但二人法力神通,在武功,招式上用上法力,威力大而过宇宙。

  情龙本是一名凡人,因偶食分布在”天,地,冥“三界的三颗奇丹之一,才有了如此神功,不但法力超凡,且和天地同寿,又通变化,识天时,知地理,有移星换斗,避死诞生之神通,而有天也是外星上一个平凡不能再平凡的妖怪,也因偶食分布在”天,地,冥“三界的三颗奇丹之一,才有如此法力,他不但有晓阴阳,会人事,善变化,能人言,还会乾坤摩弄,知前后,万物皆明与心的本事。

  论法力,二人不相上下,一时间却打个棋逢对手,谁也崩想打败对方,但按真才实学,有天要肖胜情龙一筹,但情龙刁钻古怪,随机应变,善用头脑,可有天却不同了,除了用武功,法力外,什么也想不到。

  两人又斗了半天,有天只是微占上风,不由心急,右手一伸,变拳为掌,一道白光击向情龙,情龙不敢掉以轻心,见来势凶狠,也忙伸右手,反手一推,一道红光飞向有天,两道巨光在半路上恰恰碰头,一声巨响,两人同时运用”神龙迷幻步“,向后个飞出丈远。

  有天测向后退出丈远,使了一个变身术,变到青龙背后,双手直捣青龙背心,情龙叫声:来的好,向前跨出一步,霍地一回身,双受碰在有天双手上,四掌一亲嘴,立刻一道道气波扩向四周,只扫的百丈远的妖妖怪怪神神仙仙摇摆不止,几欲倒下。

  两人这一碰,可不得了,情龙刚才发出那掌乃用了十成法力,谁料,有天那老小子只用了九成八的法力,情龙论法力,稍逊于有天,刚才那一碰掌,立被有天的法理弹飞十来丈远,摔倒在祥云上,攸感胸口发热,双手虎口发麻,还带了一点痛,痒,眼前金星闪曜,胸中似有一股热浪在奔腾,不断地奔腾,翻卷着浪花,向前奔冲,只觉喉咙一甜,忍不住喷出几口水来,吐后又觉咸咸的,用手一抹,低头一看,是血,如来等众人暗为情龙担心。

  有天也没沾光,被情龙那双掌中的法力打落三丈远,一屁股做在云上,只觉两眼发黑,心跳加快,快中还有点痛,痛中还有点痒,有天忙搭手运功,谁知,这一运功确撞破了血管,立觉心口发热,发烫,痛不可挡,热不可奈,那股热流直向上涌,忙甭紧嘴,用手捂住,不让这股热流流出口外,又觉心口奇痛不止,忙用另一只手按住心口的”护心穴“,一咬牙,把体内紧剩的一点内力运送到”护心穴“,陡感心里不怎么痛了,可那股热浪却趁次涌出嘴外,把百云染成了红云,有天勉强睁开眼,见自己的白衣有点点斑斑红血迹,不由悲笑几下,便又无力悲笑了。

  无天见此,忙架云来到有天身旁,双手一阴一阳一翻,两道红光注入有天体内,如来也来到情龙面前,右手伸两指,发出两道金光,注入情龙体内,盏茶工夫,两人同时为他两人送完功力,有天有了他徒弟的法力,支掌站了起来,有气无力道:”情龙先生,你是我平生遇到的最大对手,不过,我一定要和你一决雌雄,比个高低“。

  情龙望着有天笑道:“有天,你也是我此生遇到的唯一的一个高手,在地球上,我得法力,武功是地球无双,还以为宇宙中也无一人是我对手,还好,今天遇到了你,才知,还有一个家伙武功不赖,想一比高低,只管放马过来,我随时招待。”

  有天不服,说道:”上天派我管世界,不当霸主我不甘,地生我智决大业,天生我才必有用,情龙先生,啊.....我不服,既然上天让我有如此法力,为何又让你有同样法力?不灭你,难消我胸口怒气,来啊,再接我三百招,三百招后,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雕虫小技,还敢于我争斗,来吧,情龙先生,先接我几招”宇宙霸王拳“。

  “有天,你勿大言炎炎,以你的武功,法力不比我高哪去,想胜我,不是轻而易举,动动嘴巴的事,想夺的地球,先过我这一关,看你可怜,先让你三招,叁招一过,让你小子见识见识我情龙先生自创的”乾坤霹雳腿“威力如何?

  “诳语少说,接我一掌”,说着,一连打出三七二十一掌,一掌变为百十个虚影,一个虚影又化为千百个幻影,立见千千万万个掌影打过来,情龙也运用脚法,一连踢出四六二十四个”飞旋腿“,一腿变百之虚影,一个虚影化为千百个幻影,一个幻影又分成万千个倒影,只见万万千千个腿踢过来,一阵拳来掌去,有天的”宇宙霸王拳“被情龙的”乾坤霹雳腿“给破的干干净净,有天气恼,又一连几掌打出,再被情龙化解,两人掌打脚踢,又打了六十回合,虽打的昏天暗地,飞沙走砾,日月隐形,山岳抖动,但看形式,没刚才打的有力。

  两人在空中飞来飞去,大动干戈,一时之间,又打了五六十回合,仍棋逢对手,不分胜负,两人都想趁着自己最后一点残力打倒对方,可对方却机灵如猴,对招就速退,尔虞我诈,各不相让,一时打的如火如荼,这个打的得心应手,那个打的游刃有余,这个是蟊想咬他,那个是蟹,想夹他,这个用”宇宙霸王拳“,那个使”乾坤霹雳腿“,这个出”声东击西“,那个用”先斩后奏“,这个出”指天划地“,那个用”霸王举鼎“,这个用”借花献佛“,那个使”偷梁换柱“,这个用”日薄西山“,那个用”天长日久“,这个通变化,会人事,那个晓阴阳,善出入,这个一心想打败那个,那个想趁机打死这个,这个神通广大,那个法力无边,直打的天气变化多端,一时黑,一时白,一时红,又一时蓝,这个横行霸道行宇宙,那个独霸螯头顶乾坤,这个是空中龙,那个是地头蛇,这个长的短小精悍,那个是刁钻古怪,这个骂那个不是他的对手,那个说这个不是他敌手,打的是掌形脚影,骂的是唇强舌战,这个说那个的武功是雕虫小技,那个说这个的法力不过尔尔,这个长的猿臂蜂腰,剑眉人鬓,长脸长鼻,那个长的胸腰虎背,鼻直口方,白白净净,这个是技压群雄,那个是打败地球无敌手,这个是脚踩白云,光头和尚一个,那个是脚踏祥云,英俊小生一个。

  两人愈打愈慢,但都勉强支撑着,这个勉强出手,那个努力伸腿,这个法力空虚,那个累的汗如雨下,这个摇摇欲倒,那个步站不稳,这个努力支身,那个暗中稳身,一来一去,两人又勉强打了两三回合,这个说你不行了,那个说你快被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