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一人五分之一

西楼寻梦

“等等,我寻了你们好久,怎么着也不能不让我帮忙啊”随声音从远处一片茂密的树上凌空飞下一人,双手一展,如大鹰展翅。只一眨眼,稳当当落在诸葛小帅和处喃喃旁边。酸辣秀才一见来人,大喜,忙喊:“老雕兄,你怎么来了?”来人向酸辣秀才看去,也忙道:“两位好兄弟,你们这是怎么了?”“原来是‘大帮派’大当家‘老雕’马凡事马老前辈,有礼了!”诸葛小帅不慌不忙拱手打辑。

“哼~又想讨一杯羹吃”处喃喃脸色不好看了。“老雕,我们中了那家伙的独门点穴,我们解不开,你快让他给我们解穴啊”酸辣秀才和老雕算的上是一对气味相投的好朋友。老雕闻言看向处喃喃,处喃喃不理他。老雕冷哼一声,訇道:“老雕我这一辈子最看重的就是朋友,今日我这两位朋友被阁下封了穴,就请阁下解开。”

当然,他这么做也有他的打算,目前现场加上他有五人,酸辣秀才中穴倒地。

还有处喃喃和诸葛小帅,如果不去解救酸辣秀才的话,若真的动起手来,将会形成一比一比一的形式。如果处喃喃和诸葛小帅联手,就是一比二,即使他们不联手,这宝藏怎么分?若分成三份,他可没有信心能拿走其中一份。若把酸辣秀才解救过来,势必酸辣秀才会站到他这一方,到时战局就是三比一比一。这样就是得五分之一,但安全很多。

当然其他人也都是心怀鬼胎,诸葛小帅和处喃喃都在担心一点,万一老雕和处喃喃(诸葛小帅)联手怎么办?处喃喃想的更多,如果诸葛小帅和老雕联手,加是酸辣秀才就是四个人,自己岂不是很吃亏?

诸葛小帅斜眼去瞧处喃喃,见他神色不定,已猜出十之八九。忙对处喃喃道:“处兄不如放了酸辣秀才,俗话说人多力量大。咱们五人一起寻宝,虽然每个人都分的少一点,但总比一个人前去寻宝方面也更安全的多。我知道处兄不放心酸辣秀才和老雕兄,咱们五人现在可以对天发誓。共同合作,共同发财,若有背叛,天诛地灭。”明明他自己也顾虑酸辣秀才和老雕马凡事,如此一说,将此事全推给了处喃喃。

老雕和酸辣秀才当然赞同,连忙应声好。诸葛小帅的提议之事,处喃喃考虑了很久。看来目前只有如此了,气氛比刚才缓和多了,处喃喃又强调一次,藏宝图必须由他收藏。

诸葛小帅等人点头同意,一解开酸辣秀才的穴道,气氛一下子又紧张起来,因为酸辣秀才走到了老雕身旁,自然诸葛小帅也走到处喃喃身旁。见气氛不对,“刚才大家都发过誓,现在就是我们团结一致的时候了,要想获的宝藏,一个人是绝对不行的。

过了这个山头,前面就是乌云山,目前关于这份宝藏图是越来越多人知道。现在我们每走一步,都可以说布满危机,埋伏重重。如果大家在不同心互助,到手的肥肉可能会成为别人的盘中餐。”处喃喃忙道。

“处兄说的很对,目前情形,危机四伏,如果我们不团结起来,到时宝藏谁也得不了。”诸葛小帅接言。酸辣秀才也忙道对极,老雕也随声应同。

于是五人心想不同,却脸挂笑容,一路上并肩同行,还不忘说笑几句。由于五人各有一身好轻功,攀岩过崖,不见其难。

时至子时,已到乌云山下,五人商议,暂休一宿。天晓再攀,诸葛小帅在旁边找到一棵枯树,劈了生堆火。肚子一个比一个饿,但谁也没有去提出打野味。处喃喃不敢睡,依在石壁上,双手环抱与胸前,随时应对来袭,目光不敢从酸辣秀才和老雕以及诸葛小帅身上移开。

他们的一举一动,都让他狐疑半天。诸葛小帅则不然,斜靠在石壁上,目视四人在微笑。

酸辣秀才依在一起,老是看处喃喃。

老雕马凡事坐在一旁,盘腿聚神。

五人谁也不发一言,很静,静的火烧材禾噼里啪啦刺耳,在这样的气氛下天逐渐亮了。

五人昨晚一夜没睡,想不到精神还是那么好。五人又施展轻身功夫,按图前行,虽然一夜没进食,倒没影响他们的斗志轩昂的劲头。

只是酸辣秀才,老雕和处喃喃感觉有点力不从心。

行了三柱香时间,五人攀到乌云山半山腰右侧一陡峰叠石前。处喃喃对照图纸仔细对看,不错,和图上所绘情景一致,就是这里。五人大喜,开始聚精会神,眼瞪如牛,去搜索这里的每一棵树,每一块石。按图上标示,在这片叠石乱峰中将有一个洞口,也就是宝藏的入口。

老雕几乎将脸贴在树上注视了半天,还是看不清刻在树上比蚂蚁还要小的字。他这一举动把酸辣秀才,处喃喃和诸葛小帅引了过来。诸葛小帅眼力精锐,目视树上刻之小字,念出声道:“想寻宝,朝西三拜”五人互对视着,想从对方眼睛里看到答案。

处喃喃展开宝藏图道:“图上没标此一事”“还是拜下吧”诸葛小帅建议道。

于是五人认真的跪下行三拜,就在三拜完之际,突听后面一阵响动。攀附在石壁上的蔓藤裂开,露出一洞。五人更是惊喜,起来就朝洞口奔去。诸葛小帅起身早,便最先在洞口停下。四人见他停步,也都停下脚步。

只见洞口关闭严紧,处喃喃又展开宝藏图,这时候酸辣秀才等四人也凑过来看。酸秀才手指宝藏图右下方几行字道:“这句话应该是这道石门的密语,我们试试”说完,当先跪下,他一跪辣秀才也跪,辣秀才一跪其余人也跟着跪。

五人对着石门磕了三个响头,齐声大喊:“我是猪,我是猪,我是猪”最后一个猪字落地,石门忽地开了。五人又惊又喜,背靠背,身依身,小心翼翼向洞内步进。洞内很明亮,五人准备好的火把没用处。才行了三丈远,前面又一石门,五人又展开图纸看,随又在石门前跪下,磕了三个响头,大喊三声“我是狗”石门又忽地打开。

五人有点惊奇又有点怀疑,这宝藏之密语怎如此奇怪?不过五人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想太多,只要能拿到宝藏,多磕几个头又如何!

约行五丈远,第三个石门映入眼帘。这次五人准备充足,来到石门前,齐刷刷跪下磕了三个响头,对着石门大喊三声“我是王八蛋”石门又忽地一声打开。五人喜极,照图上所示,这将是最后一道石门,过了这个石门就可以看到满箱满箱的金银珠宝。五人在高兴之余也确实有点狐疑了,怎么这宝藏得来如此容易?

“啊”处喃喃一声闷哼,歪倒在地,手中宝藏图被诸葛小帅夺于手上。

处喃喃被诸葛小帅突然偷袭,看来伤的不轻,嘴角已溢出一丝血迹。老雕马凡事见状,大怒:“诸葛小帅,你这是干什么?”“干什么?现在你们还看不出来吗?”诸葛小帅冷笑道。“嘿,阁下想独吞,你还没那个本事!”

酸秀才接口道。“哦,酸辣秀才,你先别自信太早,试试自己的内力先吧!”说完,小心地向后退几步,酸辣秀才才闻之一惊,面不露任何表情,暗下试探真力,罡气贯出,不由冷汗咋起。

不知何时,真气已散失大半,老雕在诸葛小帅说完话随即也照试一遍,真气和酸辣秀才一样,已散失大半。想至此,勃然大怒:“好你个诸葛小帅,敢下手暗算我们?”

“哼,要怪只能怪你们几个太笨蛋。”诸葛小帅得意冷笑道。

“只是我搞不懂,你是怎么下的毒?”辣秀才确实想不明白,一路上没进食,也没饮水,昨晚休息也是一夜未眠,这诸葛小帅是怎么下的手?

“你们还记不记得昨晚那堆火是谁烧的?”诸葛小帅甚是得意。

“你是在火柴上下的毒,然后利用其燃烧产生毒烟。”老雕一点既知,关于此种下毒方式,他老雕也曾做过。只是昨晚他万想不到诸葛小帅也利用这一点使他中毒,不由越想越气。

“那你想怎么办?”处喃喃努力支身起来。

“我可以不取你们性命,但是……”诸葛小帅话锋一转:“我要就此废了你们的武功,以免后顾之忧。”

“啊”“什么”“你……”四人闻言,露出不同的表情。老雕移步走到酸辣秀才面前道:“趁我们还有真气,一起制服他。”“好”酸辣秀才当然同意。处喃喃急拉辣秀才在耳边细语一说,辣秀才听后赶紧拉酸秀才在耳旁将处喃喃所言说与他听,处喃喃又把老雕拉到耳边细语一说,四人相视大笑。

诸葛小帅见状不解,搞不懂他四人为何死到临头还笑的出来,但见四人分四方将自己包围,按时辰,他四人的功力已失去大半,只要再和他们消耗一时半刻,到那时候,自己不动手,他们也无力再战。

诸葛小帅绕身躲过四人一起扑来扣位,还未还手,四人又分四方将他包围。刚起势,老雕正面扑来,诸葛小帅知他内力溃散大半,硬接他一掌。两掌相碰,老雕一声闷叫,摔落丈远。与之同时,酸辣秀才分左右两方一起攻来。

诸葛小帅一侧身,向后跃一步,双手一翻,去扣酸辣秀才的双手。酸辣秀才之所以能在江湖有极高名头,靠的就是手上功夫,诸葛小帅好象忘记这一点了。酸秀才双手一错,矮身一转,滑步躲开。辣秀才已从背后袭来,诸葛小帅电足上跃,猛地转身,下抓辣秀才上三路要害。

辣秀才滑步退后三步,待诸葛小帅双掌拍来,双手里外一格,扣住他双手,滴溜一转,用身体盘住诸葛小帅的左腿,双手扣住他的左手。酸秀才见状,凌空一旋,抓住半空中正待拍打辣秀才的诸葛小帅的右手,一矬身,双手一拧,扣住诸葛小帅的虎口,双腿一里一外死死盘住诸葛小帅的右腿。

老雕见此,斜空冲来,右手运斤成风抓向诸葛小帅的胯裆部位。其实,酸辣秀才和老雕这一套组合扣位,变化太突然,速度太迅速,令诸葛小帅一时大意,身体被酸辣秀才扣个结实,动弹不得。

而老雕那一记‘猴子偷桃’来势又快,下手又狠,痛的他一声惨叫。处喃喃见时机来到,跨步上前,在诸葛小帅张嘴那一刹间将一颗药丸投入其口中。待诸葛小帅察觉口中被人投放了东西时,老雕又一记重拳打在他小腹处,诸葛小帅一缩小腹,药丸直径滑入肚里。

诸葛小帅真气暴发,挣开酸辣秀才的扣位,双手翻舞,将酸辣秀才打倒在地,老雕见状,想后退,被诸葛小帅凌空一掌印在后背,直摔在丈远的石板上不动了。酸辣秀才越来越感觉真气不足体力不支,使不出力气来。

辣秀才冲处喃喃大叫:“你这药怎么还不见效啊?”“什么?你们刚才给我吃的什么药?”诸葛小帅听到辣秀才的话很是吃惊,停止攻打,走向处喃喃狠声问道。

“嘿嘿,你刚才吃的是‘变性阴阳药’吃过此药,将在片刻之间由男人变成女人。但是第一次吃,时间会慢一点。”处喃喃笑道。

“你敢整我?快把解药拿出来”诸葛小帅一把抓起处喃喃衣领,举拳欲打。处喃喃忙道:“慢,给你解药也可以,但你也把解药给我们”“哼,想谈条件是吗?你不给也可以,我杀了你在你身上搜。”诸葛小帅可不想做这笔觉得有点划不来的买卖。

“慢,且慢,解药不在我身上,如果你杀了我,将永远变不回男人了。”处喃喃忙大叫。

“我不信”诸葛小帅刚想贯力去打,突然人倒下去,身体一阵抽缩,双腿乱踢,痛苦大叫,来回打滚,双手不断撕抓身上的衣服。“第一次吃这药就是这样子的”处喃喃在一旁解释。

老雕不知何时醒了过来,在一旁以打死都不敢相信的眼光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酸辣秀才目瞪口呆,神情甚是诧异。只有处喃喃神情自若,才这一会儿,诸葛小帅痛的昏厥过去,身上的衣服都被他自己撕抓的衣不遮体。原本英俊的脸变的很妩媚,扁平的胸部凸起两个大包,尤其是下身,竟缩变成女性的器官,如大字行躺在四人面前,身上隐秘点毫不夸张的暴露出来。

老雕正好站在诸葛小帅的正面,看着诸葛小帅的下体,口水飞流直下,完全忘记躺在面前的这具女性的身体就是刚才还想杀他的诸葛小帅,手不由自主的解开自己的衣服。

酸辣秀才也好不到哪里去,两双色眼死死盯在诸葛小帅的下身,再也移不开一点距离。

在他们眼里,这已不是诸葛小帅,而是一位绝色美人。凸凹的身材,玲珑的器官,每一寸肌肤都那么诱人,无法抗拒。

酸辣秀才感到心里有一把火,正将自己熊熊燃烧。

老雕单身了几十年,此时此刻,哪还能控制的住,脱了几下没将衣服脱下,干脆把衣服撕下来。一个前跳就扑了过去,酸辣秀才见状,哪肯落后,衣服一撕,也扑了过去。

迷糊中的诸葛小帅被三人压醒,想反抗却无能为力,挣扎了一会儿,筋疲力尽,闭上眼睛,放弃了挣扎,两行泪顺腮滑下……

处喃喃见三人穿好衣服,就道:“找一件衣服给她穿上吧!”老雕不好意思地问处喃喃:“她真的是诸葛小帅?我是不是在做梦?”“要了别人,还不知道别人是谁?”处喃喃叹道。

老雕脱下衣服给诸葛小帅,酸辣秀才有点梦醒的感觉,看向诸葛小帅有点恶心。明明诸葛小帅是个男人,怎么就变成了女人?还……还与他发生了男女关系!诸葛小帅穿上衣服,爬到处喃喃脚下,痛哭道:“处大哥,求求你,给我解药吧。我不想做女人,不想做女人,处大哥,求求你给我解药吧……”

处喃喃无奈道:“真的不好意思,解药一点没有了,只有我回去配了。”

“啊???那……那需要多长时间?”诸葛小帅用几乎绝望的眼睛看着他。

处喃喃暗思一下,沉声道:“如果找药引顺利的话,三年就可以了,如果不顺利,十年八年也说不定。”说完话再去看诸葛小帅,发现她已经晕倒在地。

诸葛小帅再次醒来发现自己被老雕抱着,还有一只手在她身上乱摸。

摸她的是酸秀才,酸秀才眉毛皱在一起道:“我都摸了十遍了,就是没摸到解药。”“快放开我,解药让我丢了,不在我身上。”诸葛小帅又挣又扎,试图从老雕手里下来。“什么?解药被你丢了?”老雕闻言,双手一推,把诸葛小帅扔出丈远。

处喃喃走过去朝诸葛小帅就是一阵猛踢,嘴里还在骂:“你这个王八蛋,今天你若不把解药交出来,你永远别想做回男人……”酸辣秀才跑过去,又去解她的衣服,没了解药,这不等于是说他们的功力永远恢复不了了。

“你们还想干吗?”诸葛小帅见酸辣秀才又来脱她的衣服,大惊失色。“我们能干吗?我们的功力被你搞的一点没了,你得拿东西来补偿我们啊……”

……

终于来到最后一间石房了,酸辣秀才高兴异常,却没看到一点金银珠宝的影子。不会吧,里面怎么是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石室是很大,但就是没东西!

五人正不解间,忽然,石壁上显出两位白发银须,童颜白眉老道。其中一人悠然道:“来者何人?到我乌云山为何?”

五人大惊,这乌云山怎么住着两位道士?老雕不答反问:“你二人又是何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另一老道,声如洪钟道:“本座乃此山道士,在此已修行一百一十一年。尔等为何到此搅扰本座修行?”

处喃喃忙道:“什么?你们已在此修行一百多年?这张宝藏图明明说这里有宝藏,你们一定知道宝藏在哪里!你看我们来这里也不容易,随便给我们一点,我们立马就回去,绝不多要。”

“本座在此修行一百一十一年,从未听说有甚宝藏。定是我那无知师弟搞的鬼,我那无知师弟生性玩劣,与真仙无缘,不好修行,总是捣乱,被我赶下山去。想是恨我,才出此策搅扰本座修行。去吧,诸位从哪里来就回哪里去吧!这里不是尔等久呆之处。”那老道言毕,目视另一老道,两人含首,身影一闪,没入石壁中。

五人哪里肯接受这样的事实,正想到处翻看时,石壁中无人自言道:“听本座之言,快些回去吧,日落之际,石门将永远关闭!”

五人互相对视,皆无语,这个玩笑来的也太大了吧,如果让我逮到这个人,一定活吃了他!五人心都快气暴了。处喃喃看着宝藏图,突然发现右下角那几行文字如果斜着念则是:“笨蛋被骗了吧”六个字。递给酸辣秀才和老雕看,四人看完,只觉眼前发黑,如五雷轰顶。拼死寻宝,却被人家当猴耍。

老雕一把撕碎宝藏图,干生气,却没一点办法,要怪就要怪自己太贪心。诸葛小帅更是倒霉,宝没寻到,别变成一个女人。

五人刚出洞口,洞门又忽地关闭严紧。五人呆在原处,看向远方,夕阳已西下,看晚霞生辉,天地间一片朦胧。诸葛小帅又哭了,老雕把肩膀借她靠。酸秀才突然问:“你说诸葛小帅会怀孕吗?”声音在半山中发出,在空中淡入,像是在问这座乌云山。

处喃喃撕心大叫:“会啊……”

酸秀才又大喊:“那她今天怀孕生的孩子算谁的?”

处喃喃訇道:“谁也别想耍赖,一人分五分之一。”

……

皎白浩月,星空灿烂。

乌云山半山腰,一堆篝火旁,五个人依偎在一起,睡的很香很香……

变性阴阳功-第三章:一人五分之一(完结)的图片

图片来源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