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狱录-第四章:讲故事尔虞我乍

发布于 2018-12-09  440 次阅读


 第四章:讲故事尔虞我乍

  慧心及‘火极真人’陡闻“扩音震”狮子吼。互望一眼,脸色煞白。邱天鹤见二人如此反应,问道:“二位,可是听过“扩音震”狮子吼?”

  ‘火极真人’脸色极端难看,良久道:“传闻,三百年前,‘扩音震’狮子吼初问世。‘扩音震’狮子吼是由真气,内力,元气混合化为音量传出来。声可传百里,凡听到者,只要内功修为不及发功者。轻者,五脏受损。受内伤。重者,被震的七孔流血致死。

    所以,当初‘扩音震’一出世。既震惊朝廷。朝廷立派三百皇宫顶尖高手,联手当时武林十一帮派。约四百人。在地狱山山顶围剿那名武林狂人。当时,人称他为“天魔”。他真实姓名叫“天昊”怎知那“天魔”天昊不惧刀枪,不怕掌打脚踢。刀枪刺中他身上,犹如刺在钢铁一般。丝毫未损。掌脚打在他身上如打棉花一般。发出去的掌力,脚力立即被吞噬掉。收招稍慢一些的,皆被他用“宇宙霸王拳”怪异功夫击毙。其次,他的轻功已达到出神入化之境界。明明一剑刺中他胸口,人影一闪,竟发现刺了个空。一刀只差一寸就斩中他腰部。待一声惨叫,却发现刀莫名其妙将同伙人拦腰斩为两截。

    千支利箭破空射向他,待箭射到他衣服时,千支利箭如人似的,一个个掉转过头,反射发射之人......其四百人,个个己任属一流高手。联合起来,可灭半个江山。却奈何不了“天魔”一丁点。经过三天两夜的狂战。加上“天魔”共四百零三人。只有两个人存活。一位名叫“西门神刀”人尊“刀神”。一位叫“东门一剑”人尊“剑仙”。“天魔”之所以被击杀死,主要也就是被他们二人杀的。纵然他会“吞噬大法”刀枪不入。可是,偏偏有人造出一刀一剑。刀剑联壁。恰恰是“吞噬大法”的头号克星。

    纵然他会“宇宙霸王拳”包括少林“一十八路伏魔掌”“罗汉拳”“达摩伏龙手”武当“海威掌”丐帮“降龙十八掌”皆无一能在“宇宙霸王拳”下过十招。却败在“东门一剑”的“封神伏魔”剑法下和“西门神刀”的“斩虎降龙”的刀法之下。而“东门一剑”与“西门神刀”所使兵刃正是“墨绿开天剑”和“紫金劈地刀”。“天魔”临死之前,跳进万丈深崖。自此以后,再无“天魔”任何消息。

  邱天鹤听至此,插言道:“难怪第一本“吞噬大法”招普下首有一附注:“本大法纵横武林,霸成天下。刀枪不入,拳脚不惧。唯一克星乃洛阳东门世家的‘墨绿开天剑’和洛阳西门世家的‘紫金劈地刀’霸业未成,遭小儿欺。心不甘。”及第三本“宇宙霸王拳”也有一附注:“‘封神伏魔’‘斩虎降龙’竟可破吾‘霸拳’功成未半,死不瞑目。尔今寻此,必是天缘。尔习吾武。为吾复仇。灭九门派及东门西门世家。以祭吾灵。若尔心诚。可剖吾肚。内有二丹。乃天地精髓所聚。食之。功力增百倍。”我依言剖开其肚。在胃左角,果有两颗指甲大小圆形一通红色一紫红色丹丸。食掉,并无异象。

     正怀疑间,突觉胃口大开。喉咙干涩。饥饿无比。忙向洞外奔出。想找些灵芝,人参充饥。令我惊讶的是,我只略跨几步,已离山洞十几丈远。再试。我提一口真气,贯与双足,腰身一挫,脚尖猛地一踩地面,向上纵跃。这一跃。我虽使了五成功力,竟跃到三丈高。我从没有跃到这么高。一时害怕。从空中失衡摔下。一点也不觉疼痛。足足吃了三斤灵芝与人参等植物。吃后,有一种从未有过的舒服,轻松。之后,我依照“天魔”所遗言。苦练武艺,以为最多三年五载便可大功告成。谁知,这一练,竟是三十年啊!三十年啊!万丈深崖就我一个人。(其实,他这句话是不对的,除他之外,还有“天魔”陪着他。虽已成干尸。但毕竟活着的时候是人。)没有一个人下来陪陪我。

     一天一天就这样过去了。我对人的仇恨一分分增加。我咒骂上天。为什么偏偏折磨我一个人呢?所以,我发誓!他日出去后,一定要大杀特杀一番。以慰我心。让那些死去的灵魂来冲淡我对世人的仇恨。此外,我要完成“天魔”遗言。灭掉九大门派及东门,西门世家。凭着“神龙游步”绝世轻功,终于出了万丈深崖。一出来就大杀一番。谁知那些小帮小派见我武功厉害。忙向我求降。我想这些人死不死对我无所谓。不如我自创门派。当年,我在地狱山遭难。困我三十年,所以,我便取帮名为“地狱帮”意思是送你们到地狱。哈哈...”很是得意地大笑。

  想不到邱天鹤竟有这么传奇的一生。更让人惊恐的,他的武功已如当年的“天魔”一般。超脱人界,入涌仙界。天下无敌啦。想至此,众人不觉心慌肉跳。看来,今天凶多吉少。

  突然,邱天鹤语气改为委婉:“仔细考虑,给你们半柱香时间。是你们自己去死。还是被本王打死。本王保证,只要你们自杀。本王保你们全尸。”呵呵..这问题有点好笑,亦有点叫人生气。凭白无故叫人自杀。但出口在一个武功天下无敌的人,却无丁点可笑滑稽。反而有点阴森可怕。

  慧心等人虽觉可笑,但谁也没有一点笑容。因为,八人在暗中运气时,发觉真气正象体外狂泄而出。想留都留不住。“崆峒神剑”天达惊道:“邱天鹤,你...你怎么下的毒?”

  邱天鹤奸笑道:“说真的,若真对付你们几个,还得费一番手脚。所以,在椅子上抹了些散功粉。你们坐上后,坐久了。衣服与椅面磨察,使散功粉化为气体。隔衣入肤。”

  八人脸现汗珠。邱天鹤不但武功高强。计谋更胜一筹。故意浪费口水。大讲自己的传奇故事。原来是另有所谋啊!“琐命猎王”-----看来,他们的命又被“琐命猎王”琐住啦!

  “江蛟龙”项全神色凛然朗声道:“邱天鹤,别得意太早。我们已派两千人将你‘地狱帮’围个水泄不通。别想调回一个人。另外,邱府现在至少有三千官兵。只要我们遇害,三千官兵齐攻而入。”

  邱天鹤闻言,哈哈大笑一番才道:“除本王二天王二护法外。余下之人,死与不死,根本不关痛痒。大不了再重建。而你们就必死无疑。至于官府,本王不惹他们,他们倒惹起本王来。全都是找死。”

  项全也是冷笑一番,注视着邱天鹤冷冷地说道:“我若告诉你,东门小涛和西门伊朗并未死,你信吗?”

  邱天鹤又一阵长笑。他认为这个问题确实可笑。待笑毕。才干净利索吐出两个字:“不信!”

  项全问:“为何不信?”

  邱天鹤又露出那幅得意的笑:“本王亲眼见他二人被沙埋入地中。本王也亲自去观看过。别想拿那俩小子吓唬本王。”

  “不是唬你,我们的确还火着。只是活的痛苦一点,”二道人影,自天而落。一黑一白,分站到慧心八人面前。一握‘紫金劈地刀’一持‘墨绿开天剑’与邱天鹤对峙而立。十分仔细看了一遍。不是‘东门小涛’和‘西门伊朗’会是谁呢!

  邱天鹤不由吃惊,二护法,二法王更加吃惊。邱天鹤不解道:“你们明明被埋入土中。纵然会龟息大法。可以不呼吸,但地下热气胜火。莫非。。。莫非你们会遁地大法?”

  西门伊朗笑道:“遁地大法不会。龟息大法倒懂一二。可惜,你们来去慌张。若再在我们上面多呆片刻,我俩恐怕会受不了地下热气破土而出。”

  东门小涛接道:“好毒的计划。让我们自相残杀。原来不光是为了为“天魔”复仇。是怕我们的‘开天剑’和‘劈地刀’。”

  邱天鹤也很干脆:“不错,本王虽刀枪不入,拳脚不惧。惟有‘开天剑’和‘劈地刀’是本王的克星。但本王有一疑点。你们是怎么识破本王的计划?”

  “一片布料”东门小涛目光移向别处。似有所思:“八月十四,我游玩归来。只见东门府大门微开。连一个守卫员也没有。透过门缝,竟看到院内躺了不少尸体。我大惊。刚跨进东门府。一股血腥扑鼻而来。定神一看。院中躺满具具尸体。皆被一刀致命。我大叫着向厅堂奔去。迎入眼帘的场面,几乎让我晕倒。爹爹坐在虎椅上,胸口插了一柄刀。娘趴在爹爹脚下。胸口也被一刀穿透。血液流了一片。娘死时,双眸充满了不信与悔恨。想说些什么,却没来得及说。显是死不瞑目。

    还有二弟小妹也被人一刀砍死在后院围墙下,一边是管家东门通。一定是管家想护送二弟小妹出逃。却被人一一杀害于墙下”说至此。已泪花坠落,声音颤抖。俊俏的面孔因恼恨有些扭曲,又继续说道:“东门府家丁,仆人共一百一十三人。除我之外,无一辛免。

     我痛哭,就抱起爹爹的遗体大哭,就正我抱起爹爹遗体时,发现爹右手抓着一小条布料。”说着,从怀中拿出一物,扬手唳叫:“就是这条布料,”刁小心凑眼一瞧,暗咬舌头,心下暗骂:“该死的东门死鬼,死了也要撕下刁爷的衣服。”骂毕,又责怪自己这么久了怎么就没有发现呢!最惨的是,那件衣服现在就穿在他身上。东门小涛神情愤怒:“这种布料,在东门府是绝对没有的,我也知道西门府也决不会有这种布料的,因为这种布料是产自北胡。

     那时,我对地狱帮还不清楚,一直想不出凶手是谁。正当我到处找线索的时候,发现柱子上有一血迹:“八月十五,五时三刻,生死漠困仙八卦坑见”我将爹爹,娘和弟弟小妹入土为安。当时最让我怀疑的便是西门世家。本来我们两家世代友好。但因我爹与西门伯父发生一点小误会。至此,两家便不和,但仔细想来,西门世家虽与我东门世家不和。也不至于斩杀东门世家。但是,我东门世家皆都被用刀所杀。整个洛阳,只有西门世家世代使刀,但爹爹临死之前撕掉凶手的衣服一条的布料非明就不是中原产的布料。本来想夜闯西门府一探根究。只因生死漠远离洛阳四百里。当时已是子时。西门府是不能去了。便骑马破夜快马加鞭。向生死漠赶去。终于在午时三刻赶到生死漠。刚到困仙八卦坑。赫然看见一黑衣人。那黑衣人是背对着我的。看不清容貌。我紧握拳头,发出咯咯错骨声,脑海里又闪现出爹,娘,二弟小妹及全家仆人之惨死画面。贯全身真气与双手。踏使“踏雪无痕”轻身功夫。双手屏收,准备与他一招拼生死。

     与之同时,那黑衣人双手忽地伸开。一个旋身,使出“草上无影”轻功。向我飞冲过来。由于我俩都是发全力而战。真气提到十成,所过之处,沙砾皆被我俩真气冲震到半空。虽面对面,却看不清对方面目。我俩同时跃到空中。互对了一掌,皆被对方的内力震落下来。待沙砾完全铺落在地时。才发现竟是西门世家第十代子孙‘洛阳刀王’西门伊朗。难道真是西门世家灭了我东门世家?但见西门兄一脸愤怒。那模样似要食我肉,饮我血。所以,我便怀疑,若是西门家灭了我东门世家。他现在应该是高兴才对。为何与我一样。愤怒似疯狂。我抽出开天剑指向西门兄问道:“是你?”但西门兄回答一句:“难道真的是你?”紧此一句,使我立即明白。西门伊朗不是凶手。我们都是中了敌人奸计。

     到底是谁呢?若敌人存心让我们互相惨杀。此时,必在某暗处观视。于是,我便用密音传对西门兄说道:“西门兄,先冷静一下。我们可能都中了敌人的两虎相争之计。我问你,我东门世家被灭。可是西门家所为?”西门兄听后,似有不信。但见我如此说,也以密音传耳道:“不是,因为我西门家也被人满门抄斩。”我以密音问他:“西门兄可是看到‘八月十五午时三刻生死漠困仙八卦坑见’这一行字才来此的吗?”西门兄以密音答是。我又问:“我也是看到这一行字才连夜赶来。看来,敌人是让我们自相残杀。不如我们假演一场戏。让幕后凶手误以为我们已死。然后,在暗中细查。”当时西门兄是考虑了好一会才同意的。

  西门伊朗接口道:“当时,经东门贤弟如此一说。我不得不怀疑。那夜我抱爹遗体时。尸下血滩中似有五六个字迹。但已被血液覆盖。看不清是何字。但我肯定,是我爹识破凶杀真实身份。临死前写下来的。但身上胸口被利器贯穿胸膛。使血液模糊了字迹。”

  东门小涛又道:“所以,邱帮主看到我们对峙那么久。仍未出手。万万想不到我们会以密音传耳对话。因为你很自信,有时,很自信就会变成失败的转折点。又目转向刁小心,清澈的眸光透出无限杀气:“姓刁的,这条布料应该是你的吧?,今天,我要让你血债血还!”刁小心心头一凉。左手紧紧抓住被东门卫冬撕掉一条的衣袍。他这一动作,八派掌门人看到了!西门伊朗看到啦!东门小涛也看到啦!邱天鹤亦已看到。刁小心心开始颤抖。邱天鹤的脸色开始在变。如果不是因为刁小心身上布料不被东门卫冬撕下。或许,整个结局就不是这个样子。但现在一切都无法改变了,纵然刁小心犯了一个大错,一个致命的错误。

  刁小心瞪大眼睛,一付打死也不相信的表情问道:“那天,我们明明看见你们一个被穿胸而过。一个被破腹而入。然后,一汩一汩血柱喷出来。这也是假的吗?”

  东门小涛摇摇头,冷笑道:“这个亦真亦假。不受点伤,你们会信吗!”

  邱天鹤眸露逼人杀气:“那天救走肖玉坤的可是阁下二位?”

  二人点头表示是。邱天鹤恨声道:“早就怀疑是你们。没想到竟是真的。今天,包括你们两个,一个也甭想逃脱。”

  东门小涛道:“邱天鹤,难道你不怕我们的‘开天剑’和‘劈地刀’?”

  邱天鹤笑道:“以前是怕,但在三天前,本王突破“扩音震”狮子吼第九重。当年“天魔”天昊也未习成到第九重。才败在‘封神伏魔’与‘斩虎降龙’之下。又因内伤太重。真气胎尽。才被‘开天剑’和‘劈地刀’所伤。今日,本王习成九重。焉怕你们这些小儿。”

  包括东门小涛在内。慧心,火极真人无一不惊讶万分。稍有一线希望,想以东门小涛和西门伊朗联手,可能击败邱天鹤。但现在经邱天鹤此话出口。一线希望又随风而逝。众人皆心灰意冷,闭目准备受死。因为他们中了邱天鹤抹在椅子上的散功散。真气已溃散。形同常人。不如逆来顺受,早死早投胎。

  东门小涛见邱天鹤那付傲气,甚气道:“邱天鹤,先别得意忘形。现在你整个邱府,除了少林,武当,华山,娥眉等门派八百余人,另外。官府已派出二千人马团团包围。放心,地狱帮现在也被官府派人围个水泄不通。别指望有人增缓。”

  “是吗?哈哈...”邱天鹤闻言更喜。道:“本王习成“扩音震”狮子吼倒未好好发过威。今要试试“扩音震”狮子吼的最大威力。”

  东门小涛似乎想到了什么。目瞪口呆。与之同时,慧心及‘火极真人’几乎同时开口喊道:“不要使‘扩音震’....”--------但已经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