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上君子之偷心贼-第五章:选谁

发布于 2018-12-09  461 次阅读


 第五章:选谁

  秃头王,方块八等众兄弟不乐意了,握着刀斜着眼看向莫华烁。他们辛辛苦苦夺到的美食,怎么白白让这家伙吃,就算大哥王道仁同意,他们也不同意。王道仁看向众兄弟,见他们个个怒气中烧,干笑几声道:“那要看我兄弟们同不同意了。”

  “哦你是大哥,还要看兄弟的脸色行事,做大哥够窝囊的。但我兄弟们偏要吃这块肥肉,跑这么远不让吃,看看总可以吧?”‘夏剑银魔’莫华烁眼睛上眺,不看王道仁,态度极为傲慢。你王道仁兄弟都是狠角色,我莫华烁的兄弟也不是吃软饭的,拼刀子也不怕你。

  方块八沉不住气了对王道仁道:“大哥,这家伙明摆着抢我们口中食。还有什么好说的,和他们拼刀子算了,谁家有本事就吃这块肉,没本事一边吃屎去。”

  莫华烁这一处也有人大喊要拼刀子,并指着王道仁这边的人吐口水。从莫华烁后面走来一个鲤鱼嘴糟蹋鼻翻鱼眼烧饼脸肥猪腰罗圈腿的怪物,巫士龙抬头看见,此人正是昨晚在云王府遇到的那对‘恶心兄弟’的老大‘真恶心’风波波。他又用手把嘴撕到头皮做鬼脸,舌头嘟嘟直响,莫华烁捂着鼻子走开了。纷儿忆儿当先忍不住吐了,王道仁这边也有人在吐,风波波看见有人吐,就像比赛赢了第一名的孩童。又蹦又跳,突然动作更夸张,竟把右手伸进喉咙里捞出一些不知是什么的一滩稀泥似的粘物。莫华烁见此,再也忍不住,扭头就吐,身后一帮兄弟十之八九也在吐。风波波道:“这些东西给你们吃,这是我昨晚从我老二嘴里吃出来的蛆……”说着将手中稀泥之污物扔向王道仁。“好…好棒……”风波波大叫,又做刚才动作,掏出污物后又朝王道仁处扔去。秃头王本是个抗脏的懒家伙,由于站的较近,竟被风波波掏出之污物扔在身上,刚闻一下味儿,几乎昏厥,赶紧脱下外套,跑到较远一旁去,想吐又吐不出来。莫华烁这边有人哭声对莫华烁道:“大哥,你怎么让他也跟来了?恐怕杀不死他们,咱兄弟们就先吐死了。”

  莫华烁无奈道:“我怎么知道他有这么恶心。”

  王道仁命大家用纱布捂住鼻子,莫华烁见状,也使用此招。

  莫华烁扭头对风波波道:“你过去把那两个女娃抢过来,宝藏分你一人三成。放心,你一去他们就会吓跑的。”风波波道:“你说的要分我三成哦,等一下你们捉到巫士龙一定把他交给我,我要把他肠子抽出来勒死他。”

  “好…好,我答应,你快去吧。”莫华烁不假思索的答应他道。

  风波波看似笨熊一个,行动却极快,‘分光掠影’一闪一晃,已欺身到忆儿身边。秃头王大叫一声:“我受不了了”拔刀就朝风波波当头砍来,风波波提溜一转,避开秃头王那一刀,又去抓忆儿。方块八斜刺一剑斩来,风波波没躲的开,左手被齐婉处砍掉。疼的风波波惨叫不止,“噗,噗”下腹,后脑分被长刀利剑砍进三寸深。秃头王从他头上拔出长刀,方块八从他小腹抽出利剑。风波波晃了晃肥猪一样的身子,“咚”的一声响,倒在血泊中。

  “武功这么烂”方块八冷笑。

  “大哥,没得说了,砍吧”秃头王刚才一刀砍中风波波脑袋,砍出了兴奋,促使王道仁开战。

  “二哥,如果你坚持不让兄弟吃一杯羹,就甭怪兄弟不讲兄弟情面。”莫华烁抽剑在手,准备随时动手。

  “想要吃肥肉,看你有没那种命。”方块八尖叫道。

  “给我杀啊”莫华烁一声大喝,众兄弟为了大哥莫华烁找到宝藏一人一份的承诺,个个提刀拼命冲上去。这一方面,大家为了保住宝藏,岂能让对方轻易夺走,自是拼命抵挡。

  莫华烁上前就去找王道仁打,二人相处几十年,彼此知根知底,交手百招,不分上下。莫华烁喘气道:“二哥,武艺又增强了,恭喜啊”王道仁知他是在取笑,借还招之际也冷笑道:“哪比的上三弟你啊”莫华烁突然变招,长剑一转剑锋,就绕刺王道仁下体,同时左手出掌,拍他上三路。王道仁知他使的是新招,不敢大意,抽剑护住下三路要害,想后退了几步。莫华烁似乎要的就是这种结果,油步上前,弯腰屈膝,手中长剑一招三式,连续三招,贯连直攻王道仁下三路。王道仁不知他使招之意,边拆边退,莫华烁使出五招后,吸气沉丹田,脚尖猛地一点地面,人已如破空之箭窜到半空,又随之一个侧翻身跃到王道仁身后,凌空一剑,直刺王道仁后脑。王道仁闻的后脑冷气袭来,向前一拧身,回首举剑去格挡,谁知莫华烁又变招,连续三个平翻身,扑落在地,旋身一剑,横扫王道仁双腿。一切动作变化太快,所有变招换招出招一气呵成,待王道仁见双腿暴露在莫华烁长剑面前,想拔腿避开已晚矣,就在这一刹间时间,王道仁作出这样的决定。你斩我双足,我刺你脑门。手中软剑不去挡架,贯满真气,直刺莫华烁面门。莫华烁也没料到王道仁突然使出这一招,忙就地一滚,手中长剑偏位,只在王道仁右腿划出一道两寸长的伤口。王道仁趁机赶紧避开丈远,冷汗大起,刚才双腿差点就被莫华烁砍掉。

  秃头王算是遇到对手了,三百招过完,不但没打倒对方,还被对方刺中左肩。对方比他们人多,眼见自己兄弟已死伤好几个,不由又急又怒又无奈。想摆脱眼前这个难缠的对手,使出浑身能耐也没丁点用,只好拼命。

  方块八算是幸运的,刚才已杀了一个对手,就算被对方杀死也算够本了,再杀一个就又赚了一个。眼前这个对手才交手三十余招几被自己刺中了三剑,他有信心,五十招内可以让此人毙命与他剑下。

  战场一片混乱,莫华烁这边已将忆儿夺回,还有五六人为了夺纷儿在撕杀。巫士龙躺在地上没动,就算他起来也没有用。他只是寻找好时机,一旦那些人松开纷儿,他就抱起纷儿施展‘逃命飞飞’轻功逃跑。他另外四位哥哥也和他一样打着同样的算盘,看来王道仁这队人马弱了一点,七个为护住纷儿的人半柱香时间被对方杀死五个,但对方也死了四个。

  约过五百招,王道仁竟明显落了下风,小腹,胸口,左手,右腿彼此鲜血争先涌出。莫华烁小腹处和胸口处也被王道仁划出两道伤口,尤其是小腹伤口,足有五寸长,伤口也较深,殷红鲜血已浸湿他下身。王道仁虽处于下风,在伤势上却占了上风,伤处虽多,却一时没性命之碍。反而莫华烁开始用手捂小腹,不能让血再这样流出,他伸手捂腹。对进攻带来了不便。王道仁见此良机,转守为攻,步步为营,招招逼近。才十几招下来,转为莫华烁处于下风并守招散乱,破绽百出。

  秃头王对付一个对手尚很吃紧,不晓得对方又来一人助战,一抵二,立即乱了手脚,而且对方个个都是一身好武艺。才努力招架几招,左臂就被一人一刀差点齐臂砍掉,秃头王心里一慌,右手速度慢了下来,被对方两人看出时机,一左一右,横刀切开小腹,当场毙命。

  方块八长剑抵进,一剑贯穿对手喉咙,他又赚了一个,与之同时,瞥眼看见秃头王被对手两个人左右横刀切断腰间,惨死不堪。杀气顿升,长剑翻转,就近处刺向对手一个汉子,那汉子正和对方对拆,待感觉后脑有寒气袭来,已被方块八一剑穿透后脑,方块八回手抽剑,又扑向另一对手。

  又拆打约柱香时间,王道仁虽又添了一处伤,但莫华烁因流血过多,又拼杀这么久,费力太甚,有点气喘,出手不似刚才猛烈,大多是在游斗,想寻机逃命,却被王道仁死死追打,抽不开身,也伺不了机,只得咬牙坚持。王道仁见自己兄弟已死伤剩余不足五人,心里反而高兴。死吧,都死吧,死了宝藏全部归我一人所有。莫华烁带领的兄弟比王道仁的多十几人,但现在死伤的和王道仁那方人数一样多。再这样下去,恐怕自己坚持不了多久了,可是现在除了硬拼还是硬拼。

  已没人再管忆儿纷儿,他们都杀红了眼,而巫士龙抱起纷儿,老大巫士猴抱起忆儿,躲到一旁树后。他们都杀的看不见巫士龙所做的一切,他们眼里现在只有对方,巫士龙放下纷儿坐在一旁看免费大戏。纷儿忆儿不敢看,梁上五兄弟都偷跑了过来,看的津津有味。方块八好惨,右手被一家伙砍断,又有一家伙一刀从他后脑砍到胸部,整个头颅一分为二。王道仁又逼紧了,软剑招招不离莫华烁要害,式式欲取他性命。莫华烁此时甚是狼狈,勉强拆了六招,第七招时被王道仁软剑卷中右手,向上一拉,可怜他莫华烁五根手指立断了三根,一声惨叫,摔倒在地。王道仁瞅准机会,挺剑就插,直刺莫华烁左胸,就在此时,从左右跃出两人,拨开王道仁软剑。一人抡剑就去取他小腹,王道仁回剑挡开,滑步退开丈远,环视一周,见双方所有人员死的只剩下眼前这两人,不由暗自高兴。待杀了你们两个,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了。不过,他倒忘了一点,纷儿忆儿已被巫士龙救走,就算在战前,体能充足的情况下,想从梁上五兄弟手中夺走东西,恐怕比现在杀死这两个更难。

  那二人互对视一眼,即明含义,一前一后,围攻王道仁。王道仁身受多处伤口,虽对性命无大碍,但对行动,动作却带来极大不便。而这二人又非泛泛之辈,才三招过去,便被此二人逼的手忙脚乱。

  梁上五兄弟看的很解气,突然巫士龙发现对面山头站有一人,由于离的远,看不清面貌。巫士龙赶紧让兄弟和纷儿忆儿躲入草丛内,躲好后,再去看向战场,那二人已被王道仁杀了一个。剩余一人还在争斗,王道仁左手紧捂小腹,好象伤口不浅。巫士龙又去看刚才站在山头之人时,却惊讶发现那人不见了。才这转眼工夫,战场上又发生一次大转折,王道仁软剑卷住那人脖子,却被那人一剑刺穿胸膛。王道仁因狰狞而几乎变形的脸发出一声闷哼,右手拼最后一丝力气向后一拉,那人脖子登时飞起。王道仁似醉酒一般,晃悠几步,终倒在地上,血由小腹处和胸口处汩汩流出。一旁莫华烁也几乎失去知觉,流血过多,他已没力气说出一个字。

  “哈哈哈……”一声怪笑,从天而降,从山头飞跃下一人。巫士龙认得,正是刚才在山头观望之人。而此人王道仁和莫华烁也都认得。就是他告诉莫华烁和王道仁宝藏的秘密,然后又被两人各杀死一次的那个神秘人。两人现在都很吃惊,自己明明杀死了他,怎么他还活着?

  “老二老三,你们还记得我吗?”声音粗旷有力。

  莫华烁王道仁闻声脸色大变,齐声道:“你是大哥!”

  “嘿嘿……你们还记得我,很好。”那人被刀剑砍伤看不清面目的脸露出胜利的笑容,杀气腾腾道:“三年前,你俩为了多得金银,合力杀我。哼,想不到你们那么狠心,把我左手砍掉,还用剑在我身上划了一百二十七剑。所以上天偏偏又让我死里逃生活了过来,被自己结拜兄弟暗算的滋味太不好受了。这三年来我一直想法设法报仇,我曾想了一百多种法子,但最后我采用了这个。哈哈哈…以你们的贪婪之心,很快便信了我编的故事,也只有这种办法,才能让你俩互相残杀。才能解我心头大恨。”最后一句几乎是吼出来的。

  “所谓的藏宝图是你一手编造出来的是吗?”王道仁努力说出这几个字,内力溃散,压不住体内逆流之血,吐了一身血。

  “是的,一切的一切都是我编出来的,所谓的藏宝图都是拿出来让你俩互相残杀的诱饵。你们俩太贪了,所以都乖乖地中计了。老二,你中了我编的故事后,便想杀我灭口,老三也是,为了防止你们惯用的伎俩,我事先在自己身上装好鸡血,而你们那一剑其实是刺在猪肉上。为了报复,为了这一刻,我精心策划了两年,所有的事都是我事情打探好的,哈哈哈……”

  “哼,要死一起死”刚才还气嘘几乎停止呼吸的王道仁突然一跃而起,抄起一把剑,紧紧抱住大哥。当年的结拜兄弟,王道仁的大哥,“三兄盗”老大“神手金刚”熊升平,双眸暴睁,“扑通”一声,二人一左一右同时应声倒地。“神手金刚”小腹被老二一剑穿个透明窟窿,百密必有一疏,他也有算错的时候。王道仁此时停止了呼吸,他刚才一击是拼足浑身最后一丝罡气所发。现在罡气散空,流血过多,心没了血的供应便停止工作。老三“夏剑银魔”莫华烁因流血过多,心脏罢工,瞪着眼睛就这样去了。老大“神手金刚”熊升平千算百料,就是没料到几乎死透的王道仁竟然以快的让他反应不过来的速度一剑穿透他的小腹,顿时,眼前一黑,神识一片模糊,瞬间,什么都不知道了。

  “这么快都毙命了。”巫士龙看着遍地尸体,摇头苦笑。

  “没事了,没事了”老三‘梁上耗子’巫士鼠对纷儿忆儿道。

  “原来这一切都是那个家伙编的游戏”老大巫士猴叹道。

  “我们只是他游戏中几个跑龙套的小厮而已。”老五巫士龙抿嘴一笑。

  “跑龙套的没死,主角和玩家却都把命玩进去了,精彩”话不多的老二‘梁上蚂蚱’巫士虎接道。

  “他们三人不是结拜兄弟吗?现在死也要死在一起,看来他仨人挺讲兄弟情谊的,希望下辈子他们还做兄弟。”老四‘梁上跳蚤’也侃上一句。

  “走吧,游戏结束了,我送你们回府”巫士龙看着纷儿勉强微笑道。

  “没搞错,老五,就这样让弟妹走啊?”老三巫士鼠不明白。

  “是啊,干脆这个也让她做我弟妹算了。”老四巫士虫看着忆儿笑道。

  “什么啊,我才不嫁给他呢。”忆儿眉毛一扬道。

  “二女一夫很正常嘛,再说老五说他已看到你洗澡了,嘿嘿……”老三巫士鼠阴笑道。

  “我没有啊”巫士龙忙向忆儿辩道。

  “啪”一个耳光打去,巫士龙很委屈地捂着脸,“下流,无耻,淫贼”忆儿愤怒骂道。

  “巫士龙你……真的看到了?”纷儿看着巫士龙指着忆儿道。

  “没有啦,是老三骗你们的啦”巫士龙不知道怎么解释。

  二女子当然不信了,堂堂云王府千金小姐竟被一江湖小子偷看过洗澡,若传出去,还有何颜面存活与世。纵身就要从半山腰跳下去,被巫士龙一把抱住。忆儿挣脱了一阵,哪里挣的脱,流泪道:“你这淫贼,我回去一定让爹爹哥哥找你狠狠的打。”

  “如果你生气,现在就可以打我出气。”

  “啪”一声脆响。

  “你还真打啊?”巫士龙似孩童一般问道。

  “你以为我假打啊”忆儿打后觉的舒服多了,但看到巫士龙被自己打的两腮各五个清晰红肿的脸,不由有点心疼,故意问道:“不痛吧?”巫士龙道:“我说不痛你信吗?”

  纷儿再也看不下去了,也听不下去了,尖叫并大喊:“我也要回去,现在就回去,回去让我爹狠狠揍扁你。”

  巫士龙又一手拉纷儿入怀,哀求道:“不要啊,你也知道,我武功低微,哪经的起你爹爹的拳脚啊?”

  “那你选择谁?”纷儿忆儿同时发问出内心最想说却一直不敢说的话。

  “啊”巫士龙呆了,他四位兄弟也愣住了,半天老四巫士虫喃喃道:“我希望老五要纷儿小姐”“切”老三敲了老四一个响头道:“若要就要两个,这样才拽嘛~”

  “快说啊”二女女又同时发问。

  “我……”巫士龙想了半天,才将下面一句话憋出来:“我可不可以同时选择两个啊?”

  “啪啪”话落地,两掌左右夹攻同时印在脸上。


心无丘壑,何以画苍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