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上君子之偷心贼-第二章:藏宝图

发布于 2018-12-09  148 次阅读


第二章:藏宝图

  “喂,巫士龙,你怎么走的啊。前面怎么是条河啊,我可不会游泳啊”纷儿眼见前面之路被一条河流切断,开始抱怨巫士龙。

  “可……可能夜黑走错路了吧。”巫士龙找借口道。

  “噔噔噔……”急促而奔来的马蹄声传到巫士龙耳朵内,耳朵又前后动了几下,辨得声音正是从他们来之路传来。忙压音对纷儿道:“可能是王道仁领人追来了,听马蹄声应该有三十几号人吧,我们快走。”

  “哪有马蹄声,我怎么没听见。你不要吓唬我好不?”身不由己被巫士龙拉起手拽着走。惊叫道:“巫士龙你放开我的手,前面就是……就是河,我不会游泳”看着巫士龙一只脚下了水,纷儿吓的掉泪了。她可是不熟悉一点水性,小时候有一次不小心掉进池塘内,要不是身旁丫头及时喊救命,武师及时赶来跳进池塘救她,她小命焉在。所以从此她就对河流产生了恐惧,“噔噔噔……”马蹄声顺着地面已传到她的耳朵里。远处几十把火光一闪一暗,才确信王道仁追来了。

  纷儿刚下水走了两步,水面陡然就到了她喉咙。吓的她想喊救命,却又不敢喊,一旁巫士龙想拉她再往里走却拉不动。她才不敢动一下呢,其实要不是巫士龙水下扶着她的双手,她恐怕早就失去平衡摔倒哩。

  马蹄声已震耳欲聋,火把聚齐,照的河面一片明亮。巫士龙赶紧伸出一只手按纷儿的头强把她按下水。

  落腮胡子下了马,差四个伙计各拿一火把,走到河沿用火把照看一番,回头对王道仁道:“大哥,这条河没啥动静,他们应该不是涉水而过”回到队伍中,五人打火把又蹬足上马。

  水中,纷儿刚才被巫士龙突按她头下水,刚想喊,才一张口就被巫士龙抱住,用嘴压住她的唇。天呢,纷儿感觉一阵眩晕,身子就像触电一般,不听自己使唤了。仿佛身边一切都不复存在,天地间,自己仿佛处在一片白茫茫的一片云层内。脑子一片空白,记忆刹间冻结,身子瞬间僵硬,像似梦游。

  “刚才明明听到这一处有人大叫一声,莫不是……莫不是被什么东西杀了吧?”秃头王说到后来不由口吃起来。他说的什么东西,大家都明白指的是什么。王道仁沉声骂道:“秃头王,你他娘的怎么这么胆小,你我兄弟们不知杀了多少人命。要是有鬼的话,我们还能活到现在?刚才我听声音是在后面,可能他俩抄小路逃去了,咱们回去快追。”众人闻言,方才定心,调转马匹,一阵喧哗,又朝来之方向驶去。

  “哗啦”一声水响,巫士龙抱着纷儿从水里探出头来。巫士龙大喘粗气,王道仁再消一会儿不走,他巫士龙就坚持不住了。上了岸,纷儿不住用手抚唇,刚才那一幕那么真实又那么迷离,很茫然。她心跳的很快,却走的很慢,她没吭声,巫士龙也不说话。巫士龙拉着她的手,沿着河边走,很奇怪,仿佛这只手不是自己的,想松开,却松不开,也许是心跳加速的原因吧!他感觉到这只拉她的手在发抖,却甩不脱,二十年来,这可是他第一次吻了一个姑娘。虽然这只是祖师教的一种自救方法之一,但这是他第一次使用,竟还是一个如此美丽的姑娘。巫士龙心里似吃了蜜一样甜,看他表情上没变化,实际上他的心还在幻想刚才水下那一幕呢。而纷儿呢,此时心情绝不比巫士龙差一点。她‘也想’将手从巫士龙手中挣脱,但又想又不想。被他拉着手,她仿佛找到了依靠,很结实,很温暖!她低着头,天黑夜晚看不清她表情,但她的心绝不比巫士龙平静。只是她现在很听话很温柔也很服从被巫士龙拉着走。一路上,她竟没说一个字,只是低着头,巫士龙也不敢回头,两人就这样很别扭的直走。

  两人像在想什么心事,连走错路也不知道,本来两人是想沿着河边走着,不知何时竟越来到一片树林。要不是纷儿被一块石头绊倒,两人还不知道走错路呢。纷儿坐在地上,右脚被绊了一下,很是疼痛。刚想脱靴子查看伤处,两只大手比她更快的速度帮她脱了靴子,很小心地轻轻拿着她的脚问道:“很痛是吗?”“嗯”纷儿轻咬粉唇颔首应道。就在不久前,还十分蛮横的人儿才一会儿时间就变的这么温柔,佩服!

  “我背你吧”巫士龙看着她,语气很是关心,“不用了”她摇摇头道。

  “嘘”巫士龙用食指放在嘴唇上轻嘘了一下,悄声道:“不要吭声”说着,趴身下去,右耳紧贴着地面。耳朵左右煽动了几下,又压音对纷儿道:“有人来了,前面至少有十人,后面也有人,也不少十人,左面右面也有人,好象马上就可以来到这里。惨了,看来我们被包围了。”

  “巫士龙……我……”纷儿叫道。

  “嘘”巫士龙打断她的话,贴在地上又在听。

  “巫士龙……我……”纷儿颤声又说。

  “不要吭声”巫士龙刚站起来,不由傻了眼,两柄明晃晃的刀借着月光寒寒生光,分别架在纷儿脖子两侧。“嘿嘿……”大笑声起,已有火把亮起。王道仁当先从树上跃下,众兄弟分从四周草丛中走来。巫士龙惊的说不出话来,原来王道仁早就埋伏在此,就等鱼入网内。王道仁干笑两声:“巫兄弟,王某不得不佩服你,才这么一会儿时间,就把这丫头搞的服服帖帖。你不但偷人的本事高,偷心的本事也不小嘛,哈哈哈……”众人大笑。纷儿生气骂道:“你们这群混蛋,给我闭嘴”

  王道仁闻声从伙计手中拿来火把,一步一步朝纷儿走去。巫士龙忙喝住他道:“王道仁,有事冲我来,她只是个女娃,不要难为她。”

  “你怎么知道她是女娃?”王道仁淫问一句,众兄弟又大笑。

  巫士龙恼火:“王道仁,你不要做的太过分。”

  王道仁一呆,又朝他走来,手中转动,软剑已抄在手中。内力贯至,抵在巫士龙喉咙,巫士龙冷哼一声:“想杀了我是吗?”

  “不”王道仁阴笑道:“你是我的好朋友,我怎么会杀你呢?只是刚才我又想到一件事,想请你帮忙完成,成了,我就放了这个‘女娃’”最后两个字,说的又慢又重。众兄弟有几个笑出声来,巫士龙很是气愤,却又无可奈何。怨谁呢?师父只教了他‘梁上五兄弟’偷技,轻功和逃跑的功夫,武功一招都没教。师父说自祖师起至他那一代都不会武功,就算是王道仁长剑抵咽喉,只要他巫士龙想逃,任你出剑再快,也难伤他。祖师创的‘逃命飞飞’轻功,自出世起,傲视武林三百年,无人能敌。只是纷儿,一想到纷儿,不由心一紧,叹道:“好吧,我答应你”

  “嗯,很好,带走。”王道仁退后,上来两人,拿出铁索上前就要捆巫士龙。巫士龙大吃一惊:“王道仁,用绳索绑我不就得了嘛,干吗搞的那么重的铁索?”王道仁笑道:“谁不知道‘梁上君子’巫兄弟的本事,绳索对你来说,想逃跑那岂不是小菜一碟。你若不想用也可以,就让你用绳索,让那丫头用铁索。”

  “还是我用铁索吧,王道仁,你够狠啊”巫士龙算是彻底服他了。

  纷儿被带上来,身上绑的是绳索,看着纷儿受苦,巫士龙很是惭愧。纷儿看着被铁索缠的只露出头的巫士龙,眼泪含眼,哭声道:“你刚才干吗不逃走?”

  “我为什么要逃走,我说过把你偷过来就要把你好好送回去。再说,这一点铁索对我来说算得了什么?”说话时还不忘得意一笑。

  “这还是只一点铁索?你还能笑的出来”纷儿也服了他了。

  王道仁不耐烦了:“到这时候还聊聊我我,感情很深厚啊。”

  又是刚才那座破庙,不同的是,他们找了一间更加阴暗潮湿的地下室,把二人关了进去。巫士龙打量了一番房间,像个监狱的牢房,三面都没有门窗,想逃脱很不易。王道仁随后到来,吩咐了伙计几句,这时秃头王过来,见到王道仁道:“大哥,方块八已把雪山千年冰雪取回。要不要把这个丫头押出去试试?”王道仁摇首道:“现在还不行,你多叫几个兄弟看着这二人,没有我命令,不准开门进去。”“知道了大哥”秃头王答应道。王道仁又回头看了一眼巫士龙二人方才转身上去。

  秃头王另一绰号叫‘秃头鹰’,本名‘王石’。乃是江湖一大盗,杀人放火,抢金夺银,无恶不作,有一次作案时被官府设计逮捕,定下死罪。斩首之日,眼见长刀砍下,突天降一黑衣人,一剑划开他身上枷锁。秃头王得了自由,凶性大发,从一名官兵手中夺来长刀,遇兵就杀。那救他命的黑衣人剑法甚是高超,眨眼工夫,又救下三名死囚。这次被执行死刑的囚犯共有十一人,个个皆是江湖恶人,一得自由,就饿狼似的一阵狂杀乱砍。不消一刻,十一人皆得自由,官兵哪是这些亡命之徒的对手,才打斗半柱香时间,已死伤过半。剩余之人,眼见不敌,落慌而逃。逃脱后,秃头王才知救他之黑衣人就是江湖当时最负恶名的“三兄盗”老二“诡异神剑”王道仁。十一人自此后便拜“诡异神剑”王道仁为大哥,像方块八,“金鸡”孙雷都是后来从牢里救出来的死囚。为报救命之恩,便跟着王道仁左右,现在王道仁身边已有四十三名兄弟。哪一个不是杀过人抢过货,秃头王为了抱王道仁救命恩情,什么事尽量都听他吩咐。只是这次看着纷儿,他心里控制不住,老想:“这丫头长的太勾男人魂了,好一个人间尤物。”可就是不敢下手,大哥说过,她身上画有一幅藏宝图,必须以雪山千年冰雪洗湿后才能显现。所以说她身上皮肤不能破一处,也就是间接告诉秃头王等人,在没有用冰雪洗她身之前,不能碰她。万一她一受惊怕,为了自保,把身上皮肤划破,那时藏宝图就是显现,也就残而看不清了。大哥说了,一旦她身上藏宝图显现出来,再复制一份后,这个丫头就是他们兄弟的了。为了这句话,秃头王一直忍着。

  “诡异神剑”王道仁面对着一个不知被什么东西搞的面目全非,白发披肩,断了一只手,瘦的风一吹,长袍随风摆动,里面好象只有一付骨骼的人道:“你以前不是说,荣王府的女儿身上画着一幅宝藏图吗?怎么现在又说她身上只有一半?那另一半藏宝图绘在谁身上?”

  那个人发出沙哑而低沉的声音说:“你是在怀疑我吗?当年贵王谋兵造反失败后,为了不让自己的财产落入朝廷。便把宝藏藏了起来,又把所有参加藏宝的人全部杀死后。把藏宝路线用一种特制的药水绘在刚满月的双胞胎女儿身上,后来分把女儿给了荣王和云王做女儿。此事甚是严密,连朝廷也不知道。为了不让朝廷知道此事,送女过程只有荣王,云王,贵王知道。当然,荣王和云王也不知道贵王的双胞胎女儿身上绘有藏宝图,他们只是为了帮二哥抚养后代。贵王有一子,兵败后,他便将藏宝图之事,包括把图绘在他两个妹妹身上之事都告诉了儿子。想让儿子若干年后,用他的资产重新造反。于是,贵王便派出五万人马护送儿子出逃,他一方面继续率领兵将和朝廷做最后较量。他原以为儿子悄无声息,可以逃出去,谁知,就在他被捕斩首后,他的儿子也随之被朝廷追捕过程中杀害了。我当年追随贵王左右,任职将军,关于藏宝之事,只知大概,后来在他们父子谈话中才恰好偷听过来。再后来,贵王被捕时,身边只剩下一千余人,也被朝廷乱箭射死。我只是其中一人,也只有我一人死里逃生逃了出来。”

  王道仁一直在细听,听后凝神静思一会才道:“也就是说,另一个丫头就是现在云王府的女儿?”

  那人道:“正是,荣王只此一女,所以先让‘梁上君子’偷荣王的女儿,而云王有二女三子。如果先偷云王的女儿易偷错。”

  王道仁又问道:“贵王当年为什么不把藏宝图绘在儿子身上?而绘在他一对刚满月的双胞胎女儿身上?”

  那人道:“我猜想有两点,一是当年他儿子随他造反身上受过伤,不易绘图。其二,如果在儿子身上绘了图,必须找第二个人才能把图从他身上复制下来。也就是说难免被更多人知道,也还就是帮儿子复制图之人,难测他会不会见宝杀人呢。”

  王道仁静思无语。

  那人又道:“我为什么不让你先拿荣王府的丫头洗试,因为一旦她身上显现藏宝图时,万一走露风声。半路里杀出几路人马,到时候宝藏被他人所夺,岂不是替别人开道,为他人收残局的傻子吗?”

  王道仁冷笑道:“那你为什么会选择我?”

  那人也冷笑道:“荣王,云王有心无胆,自然不能和他们商议。江湖中有本事有胆识的人不少。做大事必须心狠手辣,这几十年我一直在寻找合适的人。原本定选之人经过考核都不中用,唯有你---------“诡异神剑”王道仁,为了钱敢杀死自己大哥。”

  王道仁闻言大惊失色,冷汗泛起,颤声道:“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哼……”那人甚是生气道:“江湖中这种事,哪一件我不清楚,三年前,你们兄弟三人共强盗黄金一万三千八百两,白银十万两。由于你仨人分配不均,你便动手刺杀死了你大哥。后来金银你和你三弟平分。”

  王道仁看着那人,寻思一会儿才道:“要怪就怪大哥太贪心,金银是我们一起抢来的,但他一人要分一半。让我和老三分剩余一半,不要以为他是大哥就可以这样分法。杀的人,出的力一样多。”

  “所以,你就不满,就杀了他”那人道。

  “不错,是他不仁在先,就不要怪我这个作弟弟的不义在后。”


心无丘壑,何以画苍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