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西楼寻梦

秦桧呀害岳飞,留下百世奸臣名。

秦桧死后心不服,黄泉路下报阎罗。

阎罗翻开阳世薄,仔细阅后不由怒。

岳飞呀……岳飞忠心报国反被害。

一拍桌子站起来,喝道一声“抬锅来”!

八鬼抬来大油锅,四鬼抱来干材禾。

两鬼抬油倒进锅,一鬼开始生火。

十鬼抬起那秦桧,哎儿呀依儿呀!

抬起秦桧扔进锅!

血红的火呦……金黄的油呀!

炸的那秦桧——哭爹又喊娘……

再说,那忠臣岳飞被害后心不服。

找阎罗说起那冤,又到出那苦哎!

非要阎罗下令把秦桧变成猪。

那秦桧听后跪倒在岳飞面前,

噼里啪啦直呀直磕头,

结果头破血流差点命难守。

哭着喊着叫着,求岳飞呀放了他。

岳飞呀……心肠软。

对着秦桧点点头,秦桧惭愧低下头!

可泪花却呀却——哗啦啦地往下流!

阎罗一看这情景,怒晕了头。

岳飞跪下求阎罗,不要把秦桧变成猪!

阎罗道:“岳飞呀!你呀你,秦桧可是害你的主凶,你怎么轻饶他。你---你,你糊不糊涂呀!”岳飞道:“秦桧已认错,我不想得理不饶人。求阎罗,大发善心,饶了他。”阎罗一听,寻思道:“这个心黑如碳,六亲不认,卖主求荣的歼秦桧。如果在让他投成人胎,除了贻害众生,还会干啥?不行,不能让他投成人胎。可…可岳飞求己放他一次。怎么办……?”他不由大急。

但他急中生智,一拍脑门喜道:“对了,让秦桧投胎成女人,岳飞投胎成男人,再让月老帮个忙,让他们结为夫妻。如此,方可压住秦桧的黑心。”

阎罗大喝:“牛头马面,拿迷魂汤来……”

喝过汤,二人被牛头马面扔下人间……

“生了…生了…夫人生了个万金少爷。”一个丫鬟边跑边叫。进了一间厢房内,向一个年约三十的男士行了个万福道:“恭喜老爷,贺喜老爷,夫人生了万金少爷”

那个男士听后,长长吐一口气。对着屋顶喜道:“天怜我也,我张元宝终于有后了。这下,我心中的石头也落地了……哈哈哈……”

与之同时,另一家也有一名丫鬟边跑边喊:“老爷…老爷…夫人生了个千斤小姐……”叫着朝后花园跑去。见一男子在后花园观花,行了个礼,小声道:“回老爷,夫人生了个千斤小姐”“哎”那男子闻言后,一屁股跌坐在一旁石登上。叹道:“我王发财前世做了什么孽啊,连个接后的也不给我……”

一家客店里有两个人在谈话,声音不大,却字字入耳。只听其中一人道:“王贤弟,何事让你垂头丧气,不妨说出来,一侧,消一消心中不愉,二侧,让愚兄帮你一把。”那人叹道:“张兄,我没你有福气,你娘子为你生个接后的,我娘子---却为我生个不中用的”感情这两人一个是张元宝,一个是王发财。走近一看,不是他俩?又是谁人?坐在窗边的是张元宝,背对门的是王发财。

王发财长叹一声,又喝了一口酒道:“命苦兮,天公不作美,故灭我兮,我又有何法?”

张元宝随之也喝一杯酒,笑道:“贤弟,愚兄有一事,不知贤弟答不答应?”

王发财夹了一块肉,闻此言,又放下道:“何事?只要我王发财帮的上的,尽说无妨”

“喝,贤弟,我敬你一杯”张元宝道:“贤弟娘子生的是千斤小姐,愚兄娘子生的是个儿子。你我二人又是世交。不如……”说着,朝王发财使了个眼色。

王发财会意,笑道:“我女儿高攀兮”

张元宝道:“只怕贤弟还不答应呢!”

王发财大叫一声好,喝完手中残酒“这门亲事,就如此定了。贤兄万可不要食言呦”

十八年后

随着竹炮声,打鼓,吹笛声……

一对夫妻手牵着手走进大堂。正厅贴了张大大的“喜”字,两旁站满了人,张元宝夫妇和王发财夫妇正坐在大厅之上。时至午时,一人高呼:“今日,乃张公子和王小姐大喜之日,大家尽情地吃,尽情地喝,打鼓的尽情的打,吹笛的尽情地吹……”约过片刻,又高呼:“时辰已到,新郎新娘一拜天地,二拜高堂…送入洞房……”

夜已深,人已睡,星光闪闪,月色皎洁。

洞房内,新郎启开新娘盖巾。只见新娘生的:花容月貌,眉清目秀,细眉长睫,粉脸白颈,嫣然一笑,面生玉滟,唇红齿白,如人面桃花,天女下凡。一颦一笑,倾国倾城,虽没有沉鱼落雁之貌,却有闭月羞花之容,如此美女,世间几许?

那王小姐看了一眼夫君,但见夫君长的:粗眉大眸,鼻直口方,白白微瘦,猿臂蜂腰,英姿轩昂,飘逸绝伦。瓜子脸,飘飘眉,粉红薄唇,问世间能有几个这样美貌胜潘安的帅男子。不由芳心一颤。片刻,红晕绽放。两人,女的美丽绝伦,男的英俊潇洒,真可谓:天生一双,地育一对,珠联壁合一佳人!

张公子看着爱妻,闭上眼眸,吻向爱妻,王小姐也不害羞,哝着嘴唇去迎接……两唇一相处,如干材烈火,又如鱼得水,吻的不可分开,吻的不亦乐乎,吻的忘乎世间的一切……

另一边,阎罗王在地府里在宝镜里看后。大笑道:“岳飞和秦桧终于结为夫妻,此乃孤王我的功劳啊”

一旁牛头马面接道:“阎王爷,此事,还有我们一份功劳哩!”

阎罗笑道:“对……对。还有你们一份功劳哩,但愿岳飞和秦桧恩恩爱爱,白头携老,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愿秦桧早日生个大胖小子,了孤王一件心事。哈哈哈……”。

 

岳飞秦桧结婚记的图片


心无丘壑,何以画苍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