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老的宠儿》第六十七章:与狼共住

发布于 2017-04-29  250 次阅读


  现在董文华不但对桃子刮目相看,还要用放大镜去看她。他很高兴桃子能有这份才能。他认为自己设计出来的生产模式已经很完美,次品,产量都已达到厂里的标准。在同行业中,他这套生产模式也算是相当不错的。因此,就没想过要更改生产模式。但从桃子的生产模式改进图和他的生产模式图对比看,就能直接目视出自己有许多不足,不当,欠佳之处。

 

  这几点又都关系着次品率和生产率,从改进图和桃子的设想上,若采用她的生产模式,一是减少次品,二是提高生产产量,三是又可以减少一些人员,这叫精益求精。从理论上讲,是可以施行的。董文华不敢小觑桃子这份改进图和报告,他一人又无权批准同意使用这一套改进的生产模式。不但他无权,就是老板也不敢冒然去改进。这关系着厂里的存亡,无疑,采用这种改进模式结果只有两钟。要么次品率下降,生产产量提升。人手减少,利益倍增。要么改进失败,影响生产,耽误了时间,次品率上升,这些都似一根根主血管,任何一根血管堵塞,都有造成死亡的可能。

 

  旭阳厂老板吴乃龙,三十五岁,苏州人,短发,相貌俊朗。坐在老板椅上,双眉紧蹙,看着这份生产模式改进图,面色凝重,认真思索着。董文华坐在老板下侧,办公室就他两个人。两人虽是老板与下属关系,却是很铁的兄弟。吴乃龙一手创造旭阳厂,离不开董文华的大力支持和费尽精血的帮助。也只有吴乃龙这种待他如兄弟的态度,才使得他一直呆下去。

 

  吴乃龙看完整套改进图和报告,看向董文华说:“你认为怎么样?”董文华沉着脸说:“我想过一天了,认为可行。徐滔滔在盛大厂里做过文员,也一起帮那些主管和经理绘制生产模式图,也给他们整理过报告。电器和电子形质上不同,本质上许多生产上也有相同之处。再一点,徐滔滔刚来这里没几天,我就让她做我的助手。四楼车间,她已熟悉在胸。整栋厂房里的结构,她都仔细地研究过。

 

  虽然她只改进四楼生产模式。但这都和其他部门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而徐滔滔也想好了这一点,在改进图中她一列出对其他部门的影响和影响其他部门后果的厉害关系。现在她已总结出一个改进中的一个控制方法,综合下来,施行起来,对其他部门影响和其他部门对四楼影响都可以控制到最低。这须其他部门主管或经理同意并配合,我想这改进后的生产模式会对厂里带来更大效益。”

 

  吴乃龙听完董文华的话,脸上担忧之色并没有减少多少。董文华讲话时也一直盯着他看,想从老板脸色上看出结果。吴乃龙认真听完,支起左手,托在下巴处,食指在嘴唇上移来移去。董文华和老板相处八年之久,对于老板的性格了解甚深。老板每当遇到难下决定的事,就习惯做此动作,当下默不作声,不敢打扰老板思付。吴乃龙这个动作做了一分钟,似想到一个好法子,放下左手,用神秘的语气问董文华说:“你可知改进后,如果不可行,会造成什么后果?”

 

  “影响交货,次品率上升,还会给厂里带来巨大损失,甚至工厂倒闭。”董文华沉声说,无吴乃龙淡定说:“你打电话,让那个徐滔滔过来。她一个二十岁的女孩,竟有如此大的能耐。等下我会打电话让其他部门的主管经理过来。我们要开个会议,一起讨论这个问题。”毕竟这件事关系着厂里的存亡,吴乃龙不敢掉以轻心。

 

  康西这几天写字比较顺,思绪很畅通,灵感很强烈,一天都写一万五千字左右。可是王颖这一段时间都没给他打电话,他昨晚忍不住给王颖家里打了一个电话。接电话的是王颖的妈妈,王颖妈妈说她去上班了。

 

  王颖的确在上班,她所在是一家规模不算很大但在市里却有一定实力的保险公司。秘书一职,是多少人追求的工作,王颖很感谢表哥能给予她这份工作。她表哥既是她的经理,其实她和她所谓的表哥没一点亲戚关系。起因是王颖的妈妈和他姐姐从小玩的很好,妈妈也是从小看他长大的。由于这种情况,王颖的妈妈就让她喊他为表哥。

 

  她表哥叫张玉坤,三十岁,长的一表人才。结过婚,有一子,老婆也是公司一名秘书。为了他,心甘情愿辞职做家庭主妇。但后来不知何因,两人分手,儿子房子归老婆。他和老婆离婚至今已一年有余,一直没找到合适的。以他的条件,找一个品学兼优的女子并不难。难的就是两人的性格能不能合得来,这一点至关重要。他现在租了一套房子,三室一厅,一个人住很是宽阔。

 

  王颖刚来公司上班,没钱租房子,张玉坤就让她住他那里。王颖想到他是自己表哥,应该不会对自己怎么样吧,便同意去住。自从和老婆离婚,他租的这套房子也买来一些餐具,但一直都没用过,吃饭都是在外面叫快餐。王颖会炒一些家乡菜,见这些餐具都已落上一层灰尘,直笑张玉坤太懒,都不洗刷一下。王颖足足洗刷两个小时,才把厨房里所有的餐具次刷干净。

 

  张玉坤从外面买来一些菜,王颖炒了几道菜。张玉坤说他也会炒,王颖就让他炒个试试。王颖站在他后面看,瞧他炒菜姿势有点笨拙,想是以前也不常炒菜。

 

  两人吃过饭,客厅里有电视,两人冲过凉在客厅里看电视聊天。看了一会电视,王颖有些冷了,便去了张玉坤给她安排好的房间睡觉。张玉坤看着王颖的背影,兀自发呆。直到王颖在里面反锁上门,才缓缓回过神来。如此,两人共度一个礼拜,彼此相敬如宾。王颖对张玉坤也逐渐更加相信了!

 

  康西每天都是写字,睡觉,好生无聊。晚上没一个陪他说话,每天除了上午和下午各吃一顿饭,相加才一个小时,其余时间都是呆在房间里。有时脑子累了,就躺在床上休息一会儿。他不舍的给自己放一天假,星期天也要加紧写。林一涛和席龙知道他在用心写字,也都尽量不来打扰他。他现在最想知道的就是王颖的情况,今天中午他又往王颖家里打一通电话,她妈妈说她没在家,在上班。想着王颖上班都有一段时间了,为什么不给自己打电话呢?

 

  王颖一次次想给康西打电话,又都放弃了。自己在公司里有张玉坤的照顾,压力才没那么大,但这些足可以让她头痛的。每天下班后,都想打电话给康西,向他诉说自己的压力。想到这样会影响他写作,一次次想打,一次次放弃。

 

  表哥是个不错的男人,体贴又柔情。这一点虽然好,但王颖总感觉心里不踏实,不安定。很明显地,在表哥眼里,依然把她当成了老婆。吃饭往她碗里夹菜,喝汤时问她烫不烫?那语气,那表情,已达到关心不能再关心的程度。每次他这样关心自己,王颖就不由自主想到康西。如果康西知道她和表哥单独住在一起,会如何想?虽然她和表哥是清白的,但她敢肯定,康西知道她的事,会发疯的。她早已决定好,等发了工资,就自己租房子住。

 

  是好久没和康西打电话了,他现在过的好不好?有没有虐待自己的身体啊?有没有每天想我啊?有没有找其他女孩子玩啊?一想到这些,王颖恨不得马上打电话给康西。她每天一有空闲,就会想康西,因为还犯过几次错误。公司因此差点炒掉她,辛好表哥人面广,保住了她的工作。王颖开始控制自己上班时间想康西,她现在还没发薪水,吃的住的穿的都是张玉坤给她的。她过来时家里没有给她一分钱,她的钱也所剩无几。张玉坤除了管吃管住还管她零花钱,在生活方面,她完全依赖了张玉坤。

 

  张玉坤早两天就说要送她一部好的手机,她也想要,有了手机就可以随时随地和康西联系了,但她还是拒绝了。她不想欠他太多,否则还不起。她只想发了薪水另租房子住,别的暂放一边。张玉坤有一部汽车,虽有点旧,但载着王颖去兜风,让王颖兴奋不已。康西曾说过,以后有了钱,就买一部跑车,天天载王颖去兜风。王颖一直在等着康西理想实现那一天。今天是有人载她去兜风,主角却不是他。

 

  宝利来国际酒店里,吴乃龙举杯向桃子敬酒。桃子首次来这种高档酒店,很多礼仪都不懂。谁给她碰杯她都喝,对那些没吃过的菜,也不去吃,免得不会吃惹出笑料。一起来吃饭的都是厂里主管经理级别的人物。这次桃子提出的改进生产模式,效果非凡。

 

  吴乃龙之所以敢采取这套生产模式,也是受到各位经理的支持。那次会议除了财务经理,都支持此套改进生产模式。事实证明,改进后的生产效率非常好。日生产率比改进前平均高出百分之五,次品率降低到百分之零点二左右,又节省十个人手。照此下来,半年后就可以将改造所花费的费用全部赚回来,而且以后的效益将比之前提高百分之七八。为了犒劳桃子和董文华,特意来这家国际水准的酒店为两人庆功。

 

  桃子不懂此礼节,让酒都喝。她虽然很少喝啤酒,更没喝过这种洋酒。现在她心里兴奋到了极点,看到厂里能因自己的改进模式取的这么大的效益,她的兴奋,激动,高兴丝毫不比老板吴乃龙低。这一高兴,祝酒者,来之不拒。散席后,已喝的迷糊不知所云。吴乃龙见她喝醉,就亲自背她上车,送她回厂里宿舍。到了厂里,吴乃龙又背着桃子去她的宿舍,走到二楼时,桃子突然身子挣扎,吴乃龙忙将她放下来。可还是晚了一点,桃子实在是控制不住,转到一边呕吐起来,吴乃龙的左手臂上也被桃子吐湿了一片。

 

  桃子没吃多少菜,喝了大量的酒,吐出来的多是一些酒液。吴乃龙被她吐湿了衣服,非但没生气,还走到她身边给她拍后背。桃子吐了一会儿,精神清醒了好多,能自己走路了。也忘了想老板道歉和道谢,径自往楼上走。吴乃龙怕她失事,便在她身后紧跟着。楼上楼下各宿舍员工见到老板扶持桃子,纷纷出到门口看。桃子住在三楼,可她到了三楼还继续往上走。

 

  吴乃龙也不知道她住几层楼,原想背王颖到二楼后问下员工们。见桃子往四楼走去,还以为她住四楼呢,便也跟了去。桃子刚走到四楼走廊,又俯身吐了起来,但什么都没吐出来。桃子晃晃悠悠进了404房间,吴乃龙也跟了去一看,里面住的全是男生。桃子似乎没注意到,走到一个空铺就躺下睡觉。吴乃龙赶紧过去,众男生见是老板,有的向老板打招呼,有的不敢和老板说话。

 

  吴乃龙问旁边一个男生问桃子住哪个宿舍?那男生正是四楼车间的员工,只知道桃子住三楼,具体住几号宿舍就不知道了。吴乃龙弯腰抱起桃子下到三楼,在301宿舍问了一个女员工,那女员工看了看桃子,说她住在304宿舍。

 

  304宿舍里的人见老板抱着桃子进来,表情都是很诧异和不解。吴乃龙问了一个女孩,桃子睡在哪里?那女孩一指老板后面那张床的下铺说:“她睡那里”吴乃龙把桃子放在她床铺上。只见她床上被子叠放着整整齐齐,床铺虽小,却放了好多东西,但都井井有条,一点儿不乱散。床上散发这淡淡的薰衣草味儿,依然是她的小小闺房。吴乃龙看到她床上有两本笔记本,但都上了密码,不由抿嘴一笑。“多么纯洁的女孩啊”吴乃龙心想:“她这么有气质,有才能,相貌又靓丽,身材又细挑。这么纯洁的女孩,哪个男人取了她,实乃三生积来的福气。”回身对她舍友说:“明天你们起床时,告诉她,我批准她明天休息一天。”

 

  康西的小说基本上已接近尾声,再须两天,就可以完稿了,心里长长吁了一口气。可是这么久,王颖一直没打电话给自己,到底为了什么?是不是另结新欢?还是她工作忙?忙到每天都没一点时间给自己打电话?他现在的胡思乱想又加重了,前晚做梦时,他甚至梦见了她和另一个男人住在一起,很亲密。

 

  王颖拿起手机,颤抖着双手按着她脑海里那熟悉的号码。今天发了工资,她第一件事就是买一部便宜的手机。刚从手机店走出来,就忍不住拨打康西的电话。一阵铃声想过,电话通了。康西声音有些沙哑问:“喂,你找谁?”王颖想试探他有没有找其他女孩,刻意改变声音说:“我找你呀,小西,这是我的新号码。”“你是樱桃吗?听你的声音怎么变了。”康西在电话那头问。

 

  王颖又说:“难道除了你那个樱桃,你就不记得我了吗?”“请你说嘛,我真的不记得了,不好意思啊。”康西道歉地说。王颖听了,心里一阵窃喜,哼,这家伙还算老实,便恢复自己的声音说:“小样的,真不认识我了吗?”康西听是王颖的声音,一下子兴奋起来,忙说:“樱桃,终于等到你的电话了。这一段时间,想你都快想疯了。刚才你改变声音说话,我当然听不出来了。你现在在那里还好吗?工作怎么样?宝贝,我很想你。”王颖听出康西知道是自己而变的那么兴奋,心里一阵感动,幸福地笑道:“还好了,现在慢慢适应了。今天我发工资了,这是我买的手机。以后我们就可以随时聊天了,我今天租了一间房子,以后就可以一个人住了。”“哎,对了,你这一个多月住在哪里啊?”康西问出了他最最想知道的问题。

 

  “住在我表哥……”王颖突然想到,如果说出来康西必定会很生气的,说到这里,一个急刹车,突然改口说:“哦,是住在我表姐家里。”她虽然及时改变,康西还是把‘住在我表哥’五个字听进了耳朵里。既然王颖改说住在她表姐家,心里很疑惑,也不便追问下去。王颖为了不让康西继续猜想这个问题,便问他:“你的稿子写的怎么样了?写了多少字?”康西说:“差不多七十万字吧,快接近尾声了。估计还要写两天就可以结束了。”王颖听了,心里很是替他高兴,又问:“你写好后打算怎么办?记得我要看。我的手机可以看电子书,你打到电脑上后,以TXT格式发送给我。”

 

  “嗯,我会让你看的。打到电脑上去还需要一个多月我想打完后去出版。但我要先找份工作。樱桃,你那里找工作好找吗?”康西问罢,王颖想了一下说:“我们这里的工厂都很少,一般招工的都是一些超市,酒楼,反正不好找。

 

  这样吧,我帮你找找吧。如果有合适你的,我就让你过来好不好?”“嗯,好的”康西答应着。“宝贝,那就先聊到这里吧。我现在在马路上,马上就要过红绿灯了。这是我新号码,想我的时候可以打电话或发信息过来。”王颖说,“好的,路上小心点,拜”康西说完这句话就等着让她先挂电话,王颖在电话那头说了一个拜字才挂了电话。

 

  王颖把号码只告诉了康西一人,连张玉坤也不知道,包括她今天租的房子,他也不知道在哪里。所以,一上班,张玉坤立即探问王颖租的房子在哪里?王颖不告诉他,张玉坤因生气而发紫的脸甚是怕人。这一段时间他太操之过急了,尤其是前天晚上。想到自己对她那么好,她却不肯答应做自己的女朋友。那晚,王颖冲过凉,他把自己喜欢她的心事告诉了她。

 

  谁知她一口就拒绝了他,他失控之下就用强暴方式想占有她。王颖在极力反抗之下,逃脱了他的怀抱,并跑回房间,在里面反锁上门。他听过王颖说起康西,他认为他比之康西绰绰有余。前天晚上对于王颖的奋力抗拒,他的自信心一点儿没减少,并在昨天还对她说:“我给你几天时间让你考虑,希望你认真去思考这事。王颖,我是真的喜欢你,请你相信我的真诚。”让他意料不到的是,他昨天说过那话,今天她就搬出去住。

 

  王颖这次能做上秘书一职,都是他一手安排的。王颖回家第一天,他因有事也回老家。在路过王颖家门口时,立即被王颖可爱的容貌,小鸟依人的身材深深迷恋。而王颖的妈妈又和自己的姐姐玩的很好,王颖家他也去过很多次。只是这两年不见,王颖愈发长的漂亮可人了。他随即想出一个点子,便去了王颖家,如此一番对她妈妈说。加上他添油加醋,连王颖也被他说动心了。

 

  后来,他又叫来姐姐,几个人商量着。王颖是高中学历,学过电脑,张玉坤说她做秘书肯定行。王颖也认为这次是一次难得的机遇,便打电话寻求康西的意见。康西也同意她去做秘书,见王颖同意,张玉坤暗自高兴了许久。这第一步是完成了,接下第二步就主要是通过姐姐帮忙。他姐姐很是疼他,自小什么事都依着他。他把自己的心事告诉了姐姐,姐姐试着去和王颖的妈妈说。张玉坤姐姐没直接告诉张玉坤的想法,先试探地对她说:“小坤现在一个人住那么大的房子,反正空着也是空着,不如让小颖一起去住吧。

 

  你看,小坤比小颖大十岁,其实十岁也不是很大差距。小坤长的这么好,有本事,又孝顺。他昨天还对我,那个什么,要把他那辆旧车卖掉,想买一辆新车。还有,他那套房子可能要买下来。听说小颖有一个男朋友,是在工厂里打工。不是我说她什么,小颖这么好的条件,怎么要和那些人在一起呢……”如此一番心里哄利,王颖妈妈不由心动了。张玉坤有车有房,而且人长的不错。虽离过一次婚,年龄也比王颖大十岁,总比一个打工仔强多了。再者,男人比女人大几岁也很正常。王颖若跟着张玉坤,就用不着这么辛苦上班。

 

  她心里所想,也都是为了女儿着想。在张玉坤姐姐的‘劝说’下,犹豫了好久,终于答应按张玉坤姐姐说的去做。王颖去上班时,没给她一分钱。这样做主要是不让王颖和康西联系,再者,王颖没钱,只好住张玉坤那里。

 

  王颖刚住下那半个月,张玉坤努力装作好男人的形象,不敢越雷池一步。半个月后,王颖竟只把他当作哥哥一般对待,完全没把他当作爱的人。心里很是丧气,毕竟他都三十岁了,比王颖整整大十岁,又结过一次婚。王颖还那么小,一时不敢直接告诉她,让她做自己女朋友。后来几天的暗示,王颖故意装傻,不去理睬他。见王颖一直在这件事上装疯卖傻,就干脆直接对她说了。

 

  王颖明摆告诉他,她有男朋友,不会离开男友的。张玉坤就让她考虑几天,当时王颖还有几天就发薪水。自半个月前,张玉坤在看她眼神变化之后,她就察觉了他心里想法,她一直装作不知道。从那时起,她就想搬出去住,只是无钱租房子,只有暂时先在这住下去。今天一发工资,她就迫不及待租房子住,再在张玉坤这里住下去,恐怕真的走不脱了。想起那两晚张玉坤的原形毕露,心里不由发寒。

 

  她爱康西,不想做一点儿对不起康西的事。

 


心无丘壑,何以画苍鹰!